切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切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被爷爷缠的小志0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1:34:35 阅读: 来源:切刀厂家

因为父母离异劳燕分飞,从小我就寄住在舅妈家。舅妈待我很好,就跟自己亲儿子一样,而我也经常帮她照看表弟和表妹,表弟表妹也都愿意跟我亲近。因此,我的童年还算幸福。

几十年过下来,我和舅妈一家的感情仍然很好。

那天,我接到舅妈打来的电话,电话那头她语气非常焦急,说表弟7岁的儿子,也就是她的大孙子小志,昨晚突然得病昏迷不醒,现在正在医院,让我过去一趟。挂掉电话我就飞奔往医院。

走进小志的病房,只见他正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,小脸蛋通红通红的。摸摸他的额头,烫得不得了!

说起小志,他不但是舅妈的第一个孙子,也是舅妈唯一一个孙子,全家人都把他当宝一样宠着。平时他的饮食起居,舅妈都非常细心谨慎,连感冒流个鼻涕,全家上下都急得团团转。如今他却昏迷不醒,舅妈他们心疼焦急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安慰完舅妈,我便去找了医院的院长。我跟院长前些年有过不错的交情。见到他后,我向他说明了情况,他立马把医院里最有实力的李大夫安排给了小志。

这么来回一折腾,天就黑了,见暂时没其他事,我便先回去了。

谁知,第二天小志一点都不见好转,仍然处于昏迷状态,小脸红得简直要着火一样。我赶紧找李大夫询问情况,李大夫告诉我,从小志的表象来看,应该属于发高烧。按理来说,给他输一晚的液,到今天早上怎么着也会有好转的,可小志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再这么烧下去,很有可能危及性命。

听完他的话,我着急得直冒汗,看来,事情并没那么简单。

转身正要离开,李大夫叫了我一声,我回头,他却又不说了,摆手示意我可以离开了。

…………

已经是第4天了,我再次去医院看小志,发现他的小脸不红了!是退烧了吗?我一阵惊喜。再看看舅妈他们的表情,便知道事情没那么好。舅妈从小志出事那天起,就一直陪在他身边,茶饭不思,眼睛都哭肿了,看起来老了十多岁。她伤心欲绝地说,如果小志走了,她也跟过去。

再看看小志的脸,虽然不红了,但看起来却并不对劲,似乎太过发青了……

我一转身又去找李大夫,发现院长也正好在他办公室。院长摇头叹气道:“我们真的尽力了,叫他的家人准备后事吧……”我急了,要院长他们一定想办法,但他俩只是摇头。

垂头丧气回到小志的病房,发现表妹一家三口也来了,很有赶来见小志最后一面的味道。只见表妹那5岁多的女儿月月,两手扳住门框,死都不愿进病房。表妹又是哄又是骂,最后强行拉着她进去。月月吓得哇哇大哭起来。

我过去摸摸她的头,“月月,干吗不进去啊?小志哥哥生病了,他很希望你能看看他,关心关心他。”

月月拼命摇头:“我不要进去不要进去!”

我不解:“为什么呀?”

“那里,有个老爷爷,看起来很凶,我很怕……”说着,月月指了指小志的床头。

我转头看看病房,除了舅妈,表弟,表弟媳,并没有什么老爷爷。“小孩子别胡说!”表妹沉着脸骂了她一句,又要强行拉她进去。月月又是害怕得乱喊乱叫。

这时,李大夫过来了,他问我们怎么回事。大概了解情况后,他凑到月月身边,温和问她:“小朋友,你看到什么了?”

“那里真有个老爷爷,看起来很凶。就在那里,床头边上,站着的。”看月月的样子也不像在撒谎,难道真有……我不禁又往床头边望望,心里一阵发凉。据说,小孩能看见一些大人没法看见的东西……

我充满疑惑,看向李大夫,他会意地点点头:“有些东西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问出这位小朋友看到的是什么,也许能救小志一命。”说完,李大夫离开了。

从月月的描述可以得知,那个老爷爷穿一身灰白土布衣服,长长的脸,脸色青白,颧骨突出,双眼黑乎乎看不清眼珠子,表情很严肃。我脊梁骨嗖嗖直发冷,一个5岁大的小孩,撒谎是没法形容得那么具体的,看来,病房里真的有东西……

大家听了,都恐慌地望望周围,唯恐有什么东西正站在自己身边。

>>

一个回神,我又去找到李大夫,问他该怎么办。他跟我说:“办法倒也有,但你一定跟我保证,这事千万别跟医院其他人说,特别是院长,否则,我的职位就不保了。”我忙点头答应,他便才让我到郊区找到叫梅姑的人,说她能帮到我。

不等第二天,当天我就驱车到了郊区,几番辗转找到了梅姑。梅姑是一个满头白发,满脸皱纹,步履蹒跚的老太太,穿一件旧得发白的蓝色褂子。

不等我开口,她就问我要算命的人的八字,然后她从里屋端出来一个不大不小的陶瓷碗,往里面倒满清水。再掏出一支竹筷子,往水碗中央一插。奇怪的事发生了:只见梅姑松了手后,那筷子依然直挺挺地竖立着,纹丝不动!

我满脸惊奇,抬眼看看梅姑,她并不打理我,一直盯着碗里的水看。

许久许久,她才慢吞吞地说,“有个老头缠着那小男孩,那老头应该是小男孩的爷爷。”我大惊。梅姑继续说:“那老头在阴间过得不好,孤独寂寞,又贫穷,他想让小男孩下去跟他作伴。”

说到小志的爷爷,也就是我的舅舅,早在几十年前我寄住舅妈家之前,他就已经过世了。

按理来说,梅姑应该不知道小志的事,因为根本没人告诉过她。但她却能一一通晓,我不禁惊讶万分,同时忙追问她:“该怎样才能救小志?”我相信,梅姑一定有办法。

果然,梅姑拿起一支毛笔,在黄色符纸上画了些图案,说:“把这个,拿到路边去烧了,而且还要多烧些冥币,开导开导他,慰藉慰藉他。他也是在下面太孤苦了,才上来缠着孙子的。”

带着梅姑给的方法,我马不停蹄去附近买了大把冥币,找了个宽敞点的路边蹲下就烧起来,边烧边念念有词:“舅啊,以后我们会多给您烧纸钱,也会多到您的墓地陪您,让您在下面过得好。小志是您的孙子,他要有闪失,您不就断后了吗,那还谁来给您烧纸钱哪?你快别缠着他了,让他健健康康地活吧……”

弄完这些,回到医院已经是傍晚了。小志仍然昏睡中,护士告诉我,小志本来在下午3点多就快断气了的,却出奇地捱到现在。再看看月月,已经进了病房在玩,她告诉我,那个老爷爷刚才走了。

就在这天半夜,舅妈惊喜地发现,小志的烧退了!小脸蛋也渐渐变得红润。

第二天一早我就去看他,见我进门来,小志美美地叫一声:“大伯!”那生龙活虎的样子,哪像是昨天还差点没命的人哪!

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