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切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你只是我的路人甲乙或丙丁伤感爱情

发布时间:2021-05-16 01:11:39 阅读: 来源:切刀厂家

17岁之前,我曾对叶小可说我信奉文字。而17岁那年夏天,我却站在叶小可面前信誓旦旦的改口说我信奉天意。

因为这一年,我遇到了周翌年。

17岁前,我还是个整天沉迷言情小说的姑娘,把琼瑶奶奶的书看了个遍。然后开始自己拿着笔写故事,故事里的男主角有个同样的名字叫周翌年。

我把这些故事以每篇一百块的价格卖给一些小杂志,然后拿着一张老人头去买不同口味的冰淇淋吃,17岁前,我都是这样自得其乐的生活,因为那时,周翌年还仅仅是我笔下的一个幻想。

而17岁,周翌年就真的出现了。我跟叶小可说这是上天把他送到我面前的,所以,从现在开始,我要信奉天意。

17岁,我高三。开学第一天班里是乱糟糟的打闹声,我坐在第一排,挂着耳机看小说,正看到入迷处,有一个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,我抬起头,就看到一张笑容澄澈的脸。

那就是彼时的周翌年,穿着普通的白衬衫,洗的发白的牛仔裤,笑容温善。我摘下耳塞就问,同学,你有什么事吗?

他冲我点了下头,走上讲台,拿起粉笔,在背后的黑板上写下三个字,周翌年。就是这三个字,刺疼了我的眼,让我的心里忽然排山倒海地响起一阵海啸。

班里的同学看他写下的字,安静下来。他微笑的看着我们说,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,这是我的名字。

我的手在桌下紧紧捏住衣角,指尖发白。在故事里我曾写过很多次女主角与男主角周翌年的遇见,可却从未想过是这样的场景,看似平静,却又充满暗涌。或者,这也是我当时的心情。

周翌年代课班里的地理,我是个地理白痴。可是为了周翌年,我死活拖着叶小可以每天一个冰淇淋的代价让她帮我补习。

叶小可说妞你春心大动了吧。我翻翻白眼继续看地图,不理会她。叶小可是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姐妹淘,就连对我几岁尿床的事都了如指掌,所以我那点小心思又怎能瞒得住她。

叶小可吃着冰淇淋拖我去文具店,边走边对我说其实地理一点都不难,你只要熟知各个地名和位置就可以了。于是在文具店那个最高的柜子边,她踮起脚尖勾下来一个小地球仪丢给我说只要你把这个都看懂了,你的地理就及格了。

我立刻丢了冰淇淋,整天像个傻子一样拿个小地球仪转来转去,直到转到瞌睡,都不懂什么赤道北极,什么经度纬度。但梦里却梦到自己站在地球仪的顶点上猛转,转得自己都醒了。

叶小可打击我说就你那点小智商,怎么罩得住周翌年。我撇撇嘴,有点忧伤,但依旧甩甩头,切,我要用文字蛊惑他。

我在转地球仪的时候,开始更卖力地写爱情故事了。只不过,从前写的时候,经常像个操纵者一样,冷眼旁观别人的爱情,而现在,我却像一个爱情的信徒,虔诚地编织着这些文字,把对周翌年的喜欢小心翼翼的放在里面。

而周翌年,除了开学时对我点头微笑,再也无过多交谈。只是他看我每天都拿个地球仪转,以为我是个地理优等生,上课的时候经常会提问我,

我只能低着头装矜持。而叶小可就在下面使劲憋住笑,我低着头能看到她的肩膀不停地颤抖。

周翌年说他当时以为我是个很害羞的姑娘,后来才发现原来我真的不是。

说这话的时候,已相处了学期的四分之一,我知晓周翌年的作息时间,周翌年亦明了我的周身情况。我偏科很严重,语文和英语几乎可以拿到满分,其他科却永远是最低分。

而且我经常逃课,有次正上课时我从后门溜出去就被他逮到。

他问我去哪里。我甩甩头说去上网。他问上网做什么。我说玩玩游戏。

我不敢在周翌年面前说写字,我觉得那些卑微的字入不了他纯净澄澈的眼。

但周翌年好像很了解我,他说,听说你的文章经常发表,有时间拿给我看看。然后就挥挥手放行。我当即瞪大眼睛,说我是翻墙出去的啊。

去啊。

你不管吗?

就算不让你出去,你的心也不在班里了。他淡然说道。

那我翻墙可是违反校规的。

你翻了那么次都没被逮住,我还真不相信你这次被抓。

我当时就想冲上去亲热地握住他的手,看到没,这才是浇灌我们这些祖国未来花朵的好园丁啊。

于是我甩甩头兴冲冲地就去翻墙上网了。

但是我的运气真不好。

那天我刚跳下墙,就碰到路过的政教处主任。我跟他大眼瞪小眼。最后他一提就把我提到政教处了,还把周翌年也叫了进去。

周翌年进去的时候,看到我想笑又不能笑的表情,使劲朝我眨眼睛,然后转过头一本正经地看着政教处主任。

主任说,这件事是你来处理,还是放在我这里?

周翌年立刻接话道,徐卡卡是初犯吧,她在班里还是个挺不错的学生,我带回去处理吧。

政教处主任绷着一张脸,冲我们点了点头说,如果学生不服从管理,可以交给政教处。

周翌年挥挥手,不用不用,徐卡卡平时可是个乖学生。

他刚说完这句话,我就看到政教处主任有点纠结的脸,周翌年真是单纯啊,他不知道他这句话的杀伤力。我徐卡卡虽不算什么不良少女,但在学校政教处也算是挂 号人物。平均每周进一次。我跟政教处主任也算是熟人了,每次他都严肃地训斥我爱折腾。如今他听到有人说我乖,整个一吞了死苍蝇的表情。

翌年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,也是学校的老师,教英语。有气质得要命,叶小可说,那样的女人,生来就是让人疼爱的。瘦,白,像一个陶瓷娃娃。

听说她也是学校年轻有为的老师,学校的外教是她从国外请回来的,学校对她很重视,会给她**的假期。而她又经常出外旅行,会跟学生讲旅程中有趣的事情。

有人无聊得去男生群中调查最受欢迎的女老师,发现她的呼声最高,甚至成了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。

就是这样一个女子,我哪样都及不上她。更不要说她和周翌年站在一起时那道赏心悦目的风景。

甚至有次下雨天,我无比想吃牛肉面。周翌年就说要不让她给你做汤面吃吧。

周翌年从来不叫她的名字,称呼只说一个字——她。带着亲密,又带着神秘。

刚开始去时,持着怀疑的态度,不断地问周翌年,她真的会做面吗?

周翌年只是笑。而我到他们家,吃了她做的面,是彻底自卑了。我想上帝造她的时候,一定是把她当天使来宠,而造我的时候,一定只是因为贪玩想捏个小泥人玩,边捏还边打瞌睡。

我在寝室里对着镜子不断地眨眼睛装可爱。叶小可嘲笑我说,你消停会儿吧,她就是一仙女,你就是再折,腾,也是假冒仙女我叹了口气,坐在床边,那怎么办,难道我注定和他无缘吗。

你别沉浸在小说里了,他不是你笔下的周翌年。他是个活生生的人,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有个仙女一样完美的女朋友。

我朝叶小可扔了个枕头,然后朝后仰躺倒在床上,叶小可边吃零食边看漫画,她看不到我躺在那里时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一颗一颗,掉了下来。

在我们心事暗结的时候,总有这样一个人,他离你咫尺,你看他笑,便欢喜,看他哭,便也跟着落泪。可是,你的任何情绪,却和他没有关系。他不会时刻的像你关注他一样看着你。他是你的得而不到。他之于你,近在咫尺,心却早已远在天涯。那,就是绝望的味道。

绝望的味道,像眼泪一样,有点咸,有点涩,是我们刚懂得爱时要承担的辛苦。

周翌年说如果我觉得她做的面好吃的话,以后就不用出去吃牛肉面了。

我撇撇嘴说,我现在不喜欢吃牛肉面了。周翌年笑,长进了。

我开始白天安静地待在班里看书,周翌年以为我不淘气了。偶尔上完课时,还会站在我身边问我有哪里不懂的,可以问他。

可是,他不知道,我其实没有变好,我依旧死性不改地翻墙上网,只不过把时间换到了晚上。

我让叶小可在寝室帮我做掩护,自己偷偷跑出去,玩一个通宵,到第二天早上再跟着早操铃混进学校。

我经常在深夜乱糟糟的网吧里随他们玩一个网络游戏,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《天堂》。

我跟着他们一起厮杀,攻城,打怪,一起醉生梦死。仿佛在游戏的世界里,我的内心才得以发泄。

这样来来去去,于是我白天睡的时间开始变多,起初周翌年只是以为我晚上看小说了,直到东窗事发。

那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出去,但是却不想学校政教处早知道有人喜欢晚上翻墙出去上网,于是来了个突袭大检查。

那天晚上,统计出来的人有几十个,唯独我一个女生。

第二天早上,我从网吧走出来,买了一杯牛奶和几根油条,边走边吃,可是刚走到学校前拐角的那条路,就看到了站在路口的周翌年。

他看着我,清晨的空气有点冷,他的眼神清凉。我愣在原地,嘴里还咬着一根油条。他就那样安静地看着我。

后来,终是我沉不住气,我低头走近,说周老师。

他不说话,转身朝前走,我跟在身后,也不敢再吃东西,把牛奶和油条都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
走到校门口时,就看到学校的一群领导在那里站成一排。他走近跟其中一个说,徐卡卡昨天晚上身体有点不舒服,被我送回家,现在把她接回来了。

校领导没有任何怀疑就放行了。

我一直跟着他到他办公室,他坐在办公桌对面,有点难过地看着我,仿佛是被欺骗的小孩。

我呐呐地说,对不起。

他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几口,放下杯子,他说,徐卡卡,你到底想怎么样?快期中考试了,你看你的成绩,你还想不想上大学?

我沉默了一会儿,说,我……其实不是很想上大学。

那你想做什么?

我想做编辑。

徐卡卡,没有文凭,你怎么去应聘编辑。

可是我看到很多没有文凭都可以做编辑的人啊。

徐卡卡,你把发过的文章都拿给我看看。你回去吧。

他冲我挥了挥手,我看着他侧面僵硬的线条,忽然有点难过。他在为我感到失望吗?可是他也仅仅是以老师的立场,因为自己的学生不学好而感到失望的吧。

我始终不敢拿自己写过的字去给周翌年看,而他每次见到我,也不再和我说笑,只是沉默地看着我。

但只是他这样的沉默,我都已经胆怯,我其实还是害怕他失望的。我开始坐在班里真的安心学习,也不翻墙逃课也不睡觉,就是认真地看资料,做习题。

叶小可咬着冰淇淋回寝室,看到坐在窗边的我在看书时说,哟,来真的了。

我看了看她,没搭理,继续看书。这时,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信封。我仰起头,叶小可冲我眨眨眼,林白让我给你的。

我疑惑地打开信封,听叶小可在旁边唠叨,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了林白也不跟我说一声。

谁是林白。

高二的小学弟,很帅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
我看完里面的信塞给她,那你就去喜欢吧。

林白在信里说他经常见我在网吧游戏,刚好我和他玩的是同一个游戏《天堂》,而我也恰好入了他的盟。

还说最近不见我上线了,慰问一声,顺便想和我做朋友。

叶小可撇撇嘴说,我就知道你这反应,你喜欢年纪大的人,不喜欢同龄男生。

我不理她,低头看书。正在这时,听到窗外有人叫徐卡卡。我探出头,看到树荫下,一个挺拔的男生站在那里。叶小可激动地在我耳边说,是林白诶,是林白诶。

我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走下去,看清楚了他的脸,确实算帅哥,英俊挺拔,如果没有周翌年,也许我会喜欢这样的类型。

我问有事吗?

他说想请你吃个饭。

我说行啊,等我带个朋友。

叶小可兴奋地朝我脸上呱唧亲了一口说,卡卡,我从来没觉得这十几年中身边有你这样一个可爱的朋友。

我翻翻白眼看她手脚利索地不断地比划衣服换衣服,最后还描了下眉毛。

不记得那天吃了什么,只记得叶小可和林白谈的很投机,忽略了我这个主角,我一点都不难过。但是当我看到周翌年和他的她一起从餐厅外边经过,他们牵着手,他笑着满眼宠爱地和她说话,我难过了。

我跟林白说有事先走了。然后我偷偷跟在他们后面,看他们穿过草坪,穿过树林,穿过学校的喷泉,最后骑上他停在校门口的单车,载着她,消失在视线里。

他载着她也会经过那条种满梧桐的街道吧,那他会不会想起,以前他也曾载过一个穿明**衣衫的女孩,也曾那样坐在他的单车后座上。一边和他欢笑说话,一边伤感他已有的她。

眼泪蓦地就掉了下来,很多事情,从一开始,我们就知道了结局,却还是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。换来的,只是黯然神伤。

林白再次在楼下叫我的时候,我翻着白眼对叶小可说,你怎么还没搞定他。

西宁妇科医院

做四维彩超好处是什么

去医院做人流多少钱

武汉心脏病医院

相关阅读